柒咲

征途

【郁遥/遥郁】As you know 07

☆注意:
-无脑产物,小学生文笔,有问题欢迎指出。
-有私设,有ooc,不喜者出门左转不送。
-不定期更,尽量周更,大致跟着官方进度,有出入。

*时间线:第八集两人和好后的晚上,郁弥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敲响了遥家的门。

chapter 7


久立于那道熟悉又陌生的门前,郁弥思忖良久,终于抬起手腕,不轻不重地敲响了面前的门。


片刻无声,门后沉闷的脚步声由远即近,在郁弥加快的心跳声中,门应声而开,


“——郁弥?”


循着声源,郁弥的视线顺着面前出现的一双裸露的白皙的脚踝慢慢上移,最终停留在那片突然被点亮的深邃的海上。


他还是心动了。在再次见到遥之时,心跳早已不由得他自己掌控。


郁弥本想着简单自然地问候,然而在直视上那人时却被突如其来的紧张感噎在喉处,丧失了正常的话语能力。他微蹙起眉,无奈,只能压下一时语塞的焦躁,端起生硬的强调磕碰着开口,


“咳,打扰了…你没有在忙吧?”


遥微不可见地挑起眉,似是对郁弥的反应有些不解,随后拉开半掩的门侧身道,“没有,进来吗?”


郁弥望着遥转身,视线停滞在他远去的背影上好一会儿,直到消失在拐角处才原地放松了身体进入,不让自己显得太过紧张而浑身不自然的僵硬。


简单。从玄关至客厅,这是郁弥在简略打量后的第一印象,一如遥的style。只是当郁弥侧头看向餐桌时,餐桌上摆放着的青花鱼让他忍俊不禁。


遥似乎很喜欢吃青花鱼。郁弥在尘封的记忆里记起了这么一点。


说不定遥在学校食堂里也是天天吃青花鱼吧?被这古怪的想法逗笑,郁弥不由得“噗嗤”轻笑。


“郁弥?”闻声回头,桌上已多了两杯并排摆放的水杯,而这房子的主人就在他几步之遥外站定,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桌上的青花鱼,神色如常,


“…你想吃青花鱼吗?”


遥开口,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啊?不,我没有…”


郁弥有些好笑的看着遥略显失望的神色,似乎在为自己错过了一顿美食而惋惜。


遥真的是太…郁弥默默吞下了后面两个字。


“过来这里坐吧。”


“噢…这就来。”


郁弥拉下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眼里却仍含笑地看着遥略显憋屈的小表情。然而到了在遥身边入座时,郁弥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手指暗暗捏紧了杯壁,视线时不时投向遥却只短暂停留后飘向他处。 

而遥也被这突入其来地拜访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两人都沉默着,等待对方的开口。 

早知道应该先打好腹稿了…此时郁弥早已在心里捂上了脸。尽管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敲的门,但是郁弥还是后悔了。 

唉,随便问点什么吧。郁弥错开遥又一次投来的视线,这么想着。 

“那个…遥,你没有告诉真琴他们我住在这儿吗?”郁弥盯着轻晃的水波半晌,问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疑惑。 

遥摇了摇头,道,“那时候还…怕麻烦你了。”

言罢,遥低首沉吟,试探性地开口,“没有事先和你打招呼就过去了,给你带来困扰了吧?”

毕竟在那时他们与郁弥之间还存在着误会与矛盾。 

郁弥终于抬起头正视上遥的目光,在接触到遥认真的神情,郁弥心中一动,说不清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开来。他抿唇低语,“不,没有的事。”

遥闻言,略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他双手捧起了茶,吹开氤氲的热气,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小口,发现对方的视线仍停留在自己身上,先前压捺下的疑虑又腾升而起,问道,“郁弥,你过来…是想对我说什么吗?”

“是。”郁弥点头承认,然而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只能无奈地弯了弯眉梢,微眯起眼,侧头单手支着脸颊,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指尖轻叩桌面,微嘟起唇,在清脆的敲击声中闷声道,“可是遥,这么多年里有很多事,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你知道吗?”

遥默不作声地盯着郁弥好一会儿,直到郁弥有些不自在地停下了手上的小动作端直身子,才移开视线转向门外,

“里面挺闷的,出来说吧。”

视线短暂逗留在遥起身时勾勒出的腰部线条,来回打转几圈后,郁弥垂下眼掩饰性地抿了一口清茶,才撑着膝盖起身。

靠近室外,迎面而来的凉风让郁弥为之一振,眼神清明几分。月光下遥的身影被渲染出淡淡的银光,在背景的黑暗中显现出圣洁的光亮。

——今夜是如此美好,一如那个有流星群的夜晚。

天空,流水,少年,与他的心上人——

他从未感觉到如此靠近遥。

遥倚靠着栏杆,一条臂轻搭在其上,他偏头望向郁弥,平静的脸在月光照映下柔和了几分,正如此时郁弥心中的一片柔软。郁弥踱步上前,面向窗外。天空点缀着点点星辰,流光映在那双水蓝色的瞳中,像是无声的魅惑,牢牢揪紧他的心脏。

周围一片静谧,只有夏风吹过时带起树梢上的叶子沙沙作响,和两人绵长的呼吸融为一体。

“郁弥,你想说什么就说吧,”遥几近不可见地弯了弯嘴角,“我不会笑你的。”

“什么啦。”郁弥嘟囔着,却在看到遥的表情后也不禁轻笑出声。然而他并没有再接话,墨发下一双酒红色的眸微微闪动,不知望向何方。

遥默契地不再出声,只是静静站在郁弥身旁等待,一起感受着微风拂过带起的一丝清凉。

“遥,我很开心。”郁弥突然开口,低沉的嗓音轻叩响无声的黑夜,很快便消散于空中。

“嗯?”

先是无意识地发出一声疑问,遥偏头,默不出声,只是静静地望着郁弥,眼里是平静的湖水,却因繁星闪烁荡漾着细微的波痕。

郁弥像是没注意到遥的视线,仰视天空,像是自言自语,“我很开心…你没有忘记那个约定,那个在流星下我们约定好的誓言。你可能不知道吧?曾有一段时间,那个誓言支撑着我走过我最迷茫的时刻。”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你能为…为了我,去游个混,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呢,”他低头,让垂下的碎发半掩唇边的笑意,眼角是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谁不知道你是只游free的七濑遥呢?”

 ——他永远忘不了在赛场上遇见遥时那阔别已久的心动。

“遥?为什么…” 

郁弥做梦都没有想到遥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身边。

他听见他说,“因为不这么做,我就没法和你一起游泳了。” 

一双蓝眸透过泳镜带着不容置疑的确切望着他。

仿佛有什么在无形之中被打破了。 

他终于明白了。

他过去所放不下的,只会害怕失去。 

其实没什么可害怕的,相反,不是为了能独自活下去而变强,如果不是为了谁去变强就没有任何意义。这才是真正的强大。 

如果领会到了这一点,那就一定是真正的free。

——总是让他意想不到。 

但这就是遥啊。

回想起赛后得知遥一直记着那个约定,遥对他说的一切,拥住遥时难抑的兴喜,是这么多年来他最快乐的时刻。 

而此刻,遥就在他面前,没有泳道阻隔,没有人声喧闹,只有绵长的呼吸和相视的眼神证明着彼此的存在。遥就这么望着他,静静地听着他吐露肺腑之言,一时间的美好让郁弥几近分不清眼前的是幻想还是现实。

“能重新在你身边,是我的幸运。” 

郁弥微不可闻地喃喃出声。

但是在遥听来,就像是有把重锤狠狠敲在了他的心上。

 “郁弥…”遥不自然地撇开视线,挠挠脸颊,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心里滔天而起的情愫翻腾,不断刺激着郁弥脆落的神经。他只觉理智早已被欲望的火焰烧灼,让他不由得倾身靠近那周身唯一的清凉之处。他看见遥的睫毛微微翕动了几下,而后灵魂像是要被阴影下那深不见底的碧海吸入其中,吸引他不断靠近,直至两人呼吸交融。

“haru…”

“我——”

 “——叩叩叩”

突兀的响声打破了此刻的暗潮涌动,郁弥像是被突然敲醒,连忙收回与遥对视着的视线,望向玄关处。一面不由得怪起那阵不适宜的敲门声,一面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而红了耳根,希望夜色足够昏暗来遮掩他此刻波动的情绪。郁弥用余光瞥了遥一眼,见后者神色如常,暗自松了一口气,却又不免有些失落,故作轻松道,“遥,不去开门吗?”

微弱月光下看不清遥同样微红的脸色,他眼神有些躲闪,错开了郁弥投来的视线,庆幸自己本就少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他此时内心的心跳加速。然而他们距离玄关有一定的距离,那敲门声有几分失真,遥有些犹豫,不确定地开口:“不,郁弥,这好像…”

“郁弥——你在家吗?”


——


无论是幻想还是现实,想与你在一起的心都不会改变。


——

碎碎念:


啊哦。


大家是喜欢金屋藏遥还是直接面怼?(开玩笑的啦哈哈x


我说大家都知道是谁来了吧?结果就露了一小面就没戏份了,果然我还是写得太拖拉了…


(小小声)其实我语言理解能力挺差的,第八集郁弥的心理活动没琢磨出个什么东西来,只能套用官方的话简略写过啦…这不算抄袭吧??不过反正这一章重点是写写两个人的小互动我也就不care啦x(好不严谨的感觉哦x


以后还是标个时间线吧…不然感觉乱乱的,没什么前后剧情联系?感觉这篇文更像是观后感,而自己写的剧情有些无力没逻辑…还是要努力改进的啦_(:3


以及被郁弥吞掉的两个字是:可爱。没错遥就是可爱!身为遥吹我要吹爆他!!x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