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咲

征途

【郁遥/遥郁】As you know 04

☆注意:
-无脑产物,小学生文笔,有问题欢迎指出。
-有私设,有ooc,不喜者出门左转不送。
-不定期更,尽量周更,大致跟着官方进度,有出入。
以上。


chapter 4


面前整齐并列地摆放着两杯氤氲着水汽的热茶,他正和遥相对而坐,空气中飘忽着肉眼可见的尴尬,四目相对,两口无言。

也许是恰巧,或是上天安排,仅隔着一道墙的两人竟都相互错开,以至于到今天才真正重见,导致了这样局面的发生。

看着遥欲言又止而飘忽着的眼神,周围压抑的沉重的气氛让郁弥开始后悔方才糊里糊涂的决定——让遥进门。

真是…逃也逃不掉。郁弥心情复杂,即便最开始有几分欣喜,现在留下的大概只有无奈与焦躁吧。

毕竟这里不是天桥,也不可能有日和再来拯救他与水深火热之中。

只是…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可吃。郁弥默然。

“......你这里,挺干净的。”

还是遥最先打破了这份沉重得令人窒息的沉默,大概是不指望另一个人能先开口罢。

然而此时郁弥脑内正如一团乱麻,一时间难以在繁杂的思绪中抽出一条合理的回答。何况遥的这个话题实在是不怎么样,他几次张口,终究还是为难地紧抿起唇,只吐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嗯。”

“......”

“......”

遥有些局促不安了。他略略歪头蹙眉,似乎在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开口。他牙齿轻咬唇上,搭在膝上的拳也紧握起来。他本就是很少主动寻找话题的性子,更不用说在他对面的又是和他愈发相像的郁弥,为此颇有无奈,眼神不断在郁弥身周飘忽——这些苦恼的小动作全都落在一旁同样煎熬着的郁弥眼里,却愣是让他看出了一点别样的味道。

郁弥的视线有一瞬凝在遥的唇上,心里一动,自知不妙,连忙收回视线,垂眸,正襟危坐,表情在茶水氤氲的热气中显得更为深沉,仿佛如临大敌。

在遥看来,那人更显冰冷的脸色是因为自己的犹豫显得不耐烦,顿时有些颓然,也就由着自己的感觉开了口:“嗯…你什么时候来的?”

听罢,郁弥缓了缓脸色,轻轻嗓子道:“不久,一星期前吧。”

“是吗…那怎么会在这儿?”

“日和找的,”顿了顿,随后想起了什么,“哦,就是之前那个。日和,远野日和。”

“那还挺巧的。”

“嗯。”

这样来回无意义的寒暄几句,气氛才略显回升。遥捏紧拳,沉吟半晌才试探地开了口:“失礼了…介意和我说一下你之前的事吗?”

空气瞬间凝滞了一下。郁弥抬眸,飞快地扫了他一眼,内心不住地打鼓,吐出来的字句却仍像带了刺一般,

“我的事?”他停顿了一下,哼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鼻音,“有什么可谈的。”

遥的眼神有些闪烁。他静静地看着郁弥,才低声道:“不,是我的错,才让我们的队伍解散了,只有你一个人…”

“我不是都说过无所谓了吗?”不等他说完,郁弥就忍不住了,虽然神色上并没有太多波动。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重复他“一个人”这个事实?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郁弥,别这样…”

“我想我之前把话都讲的很清楚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也不在意了,你也别一直纠着不放,我没把它放在心上,现在我只想着怎样才能游的更好。游个混只是我自己想做的,而且我对自己的能力很有把握。至于接力,那也无所谓了。”

不等遥反应,郁弥的话就似弹珠一连串蹦了出来,多年压抑在心底的委屈和忿恨一时迸发,仿佛灵魂被瞬间抽离一般。

“不…怎么能说无所谓?”闻言,遥沉默半晌却轻轻摇头,前倾身子逼近,手一把按在二人中间,膝盖为重心支起脚尖顺势半跪着,在郁弥略显僵硬的脸色中开口道,“你知道的,接力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就是一群被热血冲昏了头脑的所谓的伙伴凑在一起一股脑儿的游吗?”在遥强势的气场压迫下郁弥的语气也迫切几分,冷下脸,吐露出的话越发针锋相对,“呵,那样有意义吗?”

“不是的。”遥神色坚定,眼神中带着毫不动摇的蕴含信念的光,直直望进郁弥眼中,波光流转,直击听者的心,“伙伴…很重要,郁弥,你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

郁弥躺在床上,任凭一头略长的发散乱在被单上,眼神无焦距地涣散着。回想起方才因为遥的一句话而惊慌失措打翻了手中的茶杯,在两人手忙脚乱中自己狼狈的样子,就恨不得一头栽进水里窒息而死。

幸好后来遥也就告别了,免去他脆弱的神经再倍受折磨。郁弥叹气,一个翻身,将脸深深埋进被子里。

只是遥临走时说的话仍不断回荡在耳边——“对于当年的事我很抱歉,但你的能力远不止此。游泳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

回味起这话,其话里藏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显然遥也察觉到了一些问题。他何尝感知不到自己早就到达了一个瓶颈?——这段时间下来的多次训练中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眼前不断闪现过往的画面让窒息感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状态不稳定的他只能重复做一些简单的基础练习而无法进一步的突破。即使再怎么想忽视这个问题,恐怕日和也早就已经知道,甚至已经告诉他哥哥了。

一想到这里就不免有些烦躁。他不愿意让别人为他担心,那么就只能自己去克服这个所谓的“心魔”。

…重新,游接力吗?

一提起那个词,郁弥心中就说不清的闷堵。他仍然难以释怀,跨不过心里这道坎。

困扰了他那么多年的梦魇,时时因梦中那人冷漠地不辞而别在半夜中带着冷汗惊醒,折磨着他变成如今这样,却反而使他不断蜕变。哪能被遥的一句话轻易地一笔勾销?

万一…万一遥又…

又是一阵呼吸困难。

而自知此时遥就在身侧的这面墙后,郁弥深呼吸,平复些许杂乱的心情,阖上双眼,强迫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殊不知,那头的人也彻夜辗转难眠。
——


如楚河分离了南北,两岸的人各怀心思,都渴望跨越天堑见到对方,却不知如何开始,只能在原地兜兜转转,徘徊不前。

tbc.


一点碎碎念:
首先迟来了抱歉!因为学业原因不得不到周末才有时间orz以及官方这一集让我……emm我想以我的进度再怎么拖拉都能拖到官方让两个人见面然后说几句话,这样我才知道两人对于对方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这集haru就出来了一个镜头郁弥连影儿都见不到?我……所有只能以我自己的观点去写两人的对话互动了,如果有太ooc我只能认了(抖抖抖

感觉haru被我写的有点多愁善感?x其实我觉得郁弥在他心里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吧,毕竟他是对不起郁弥的,动画里他听到郁弥说的话后表情也是挺难过的吧?感觉haru在提到郁弥时表情会更丰富了,所以文中我就那样子瞎写啦。(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这是篇同人无脑恋爱文嘛这样才能显出遥别扭的小心思x)文中那个遥逼近郁弥的姿势是借用剧场版里遥以为凛又想放弃游泳一急之下椅咚(?)了凛的动作。还希望凛遥的小伙伴不要骂我…(虽然我初心也是凛遥的)遥对于游泳的事还是格外认真的,所以听到郁弥那样说肯定会急啦。不知道我这么说会不会合理_(:3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愿意和我讨论剧情…

动画没太多时间认真看有些不太懂时间线,所以文章中的时间就瞎掰了,希望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了_(:3

接下来可能会写遥的视角,毕竟单写郁弥的小心思弄得跟单恋似的(虽然他可能就是自己这么认为的吧x)谈恋爱嘛!肯定要从遥的角度写写x虽然我初衷是只写郁弥视角的,但感觉会漏掉很多细节和剧情,所以还是加上了遥的视角啦。不过还是主写郁弥,看看我前几章多的跟什么似的心理描写就知道了,感觉自己好啰嗦啊!写个碎碎念都能写这么长…都要比第一章长了x

小心的爱着两个人,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即使是小学生文笔我也会努力写的!

最后感谢读到这里的你(笔芯


【郁遥/遥郁】As you know 03

☆注意:
-无脑产物,小学生文笔,有问题欢迎指出。
-有私设,有ooc,不喜者出门左转不送。
-不定期更,尽量周更,大致跟着官方进度,有出入。
以上。

chapter 3


如果早知道会在这里遇见遥,郁弥大概会头也不回的离开。


抬头对上那因吃惊而略微瞪大的双眼,那对徘徊在记忆深处的蓝一如既往的清澈,灵魂仿佛在一瞬间被吸入那浮动着流光的汪洋中。夕阳下的海折射余晖所带来的温度,险些烫伤他直视遥的目光。

“郁弥……”遥有些迟疑,声音一反常态的冷静,竟让他听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郁弥无声打量着对面的人,轻启唇齿,万千话语在舌尖绕转,却只变成了一声隐藏着道不明情绪的问候——
“......遥。”

你想…对我说什么呢?


——


“哎呀,找到了。”

一道声音生硬地插进两人胶着的气氛中,郁弥一时间反应慢了半拍,抬头,只见日和依旧面带着微笑看向遥,只是他的动作中带有可感知到的无声的防备。

“日和?你先回去不就好了。”

日和侧身挡住七濑的目光,面上笑容不改,眼神中带有些警告的意味,“郁弥今天比赛已经很累了,还是别聊这么久了。”言罢,拉起郁弥带着他转身离开。郁弥有些茫然,任凭人牵引的动作,只是临走前不住回头看了那伫立着的人一眼,眼里波光流转,欲言又止。

遥紧紧地注视着他。

他心中一动,连忙收回视线。

幸亏…日和来了。当遥从视野中的消失的那一刻,郁弥竟有些庆幸地想。

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回途,郁弥能清晰感受到身旁来自日和关切而又有些炙热的目光,让他微蹙起眉,努力无视这像被盯梢的不适,对于他的问题也只是勉强应付着。在他有意无意地提起七濑时,郁弥本就敏感的神经更加紧绷,不耐烦地抛下一句“日和你未免也管的太多了吧”,就冷着脸与他匆匆分手,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回到住所。

就着浑浑僵僵的思绪,脱力地一倒躺落在床上,任凭将近落山的夕阳的余晖打在自己身上,试图平复那起伏动荡的心绪。床板不堪重负发出“吱呀”的一声抗议,很快被人抛之脑后。在它轻微地晃动中,郁弥带着脑内挥之不去的场景,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

视线之内是一片无垠的蓝,向上,却分不清是天还是望不到边的深海。他飘忽水中,起起伏伏,似浮萍,无依无靠。

突然那海蓝间出现了一抹绿,紧接着扑天盖地涌来。纤柔无骨的海草随水波扭曲着,遮住了他望向天穹的目光。

不,不要…

他无知觉的身体动了,先是指尖微颤,而后费力举臂,拨开眼前似团迷雾的墨黑,丝丝光从缝隙之中投射而下,如天降救赎,在他眸中印上几点希望的光亮。

那斑驳的光斑终于连成片,一道蓝色的身影忽地从眼前掠过,划出一道完美无缺的曲线,又俶尔远逝,向那动荡着的日影游去,折射出令人心悸的流彩,险些炙伤他的目光。

那是人鱼。他笃定。

心中的渴望早已盈溢而出,他口干舌燥,即使被海水包裹着。

他尝试着抬手,虚握住那游动着的身影,却在他缩紧指节那瞬不见了身影,只有一片虚无,似未曾来过。

他仿佛在那一瞬失去了所有力量,重新跌落深渊,任凭如鬼影的海草缠绕全身,遮住他死死盯着人鱼消失方位的视线。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他麻木地想。

…无所谓了。

——

一阵熟悉的窒息感扑面而来,郁弥猛地睁开双眼,从床上惊坐起,如濒死的鱼不住咳着边断断续续喘着气,缺氧的大脑一阵阵令人眼前发黑的眩晕,轻轻挣动,身上不适的黏腻感正提醒了他背后早已一身冷汗。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手背因用力过度而凸起青筋,在略显苍白的皮肤映衬下更显狰狞。

夏夜的微风带着屋外散发出的微弱的光吹进了屋内,拂在他有些虚脱无力而发白的脸上。朦胧的黑暗中,隐隐约约的谈话声引起了郁弥的注意。

…新邻居吗?

翻身而起,突来的动作让郁弥一阵恍惚。摸黑走到阳台,双臂随意搭在护栏上,视线无焦距地飘忽着,最终落在了隔壁阳台亮起的灯上。

长时间待在黑暗中的双眼还未适应突来的强光,郁弥蹙起眉,微眯着泛起生理性泪水的朦胧的眼去打量着那尚且模糊的身影,只觉得那轮廓莫名的熟悉,似乎已在心中默默地摹绘过千百次。

还未等他看清,只听到那人似乎再接了个电话,郁弥本想回避,但接下来的话让他倏地瞪大双眼,仿佛瞬间置身于冰窟——

“…喂,真琴,我……”

郁弥彻底清醒过来,在那刹认清了那人,猛地加快的心跳声如鼓点般几乎盖过了那头的说话声,在静谧的黑暗中格外清晰。

他又感到呼吸困难了。

身体的反射远快于几近麻木的神经, 郁弥瞬间扭头冲进屋内,只觉得此刻爆发出来的力量远远胜过从站台上起跳时跃出的力度。

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在郁弥行动的上一刻,遥逆着光转过身,话音渐弱,在那头真琴模模糊糊的声音中迟疑地开了口,

“——郁弥?”

郁弥不顾那充满讶异的声音,“刷”的一下拉上窗帘,似想切断与那人的联系。然而他敏感的神经还是捕捉到了屋外传来的微不可闻的声音,“…有点事,下次再聊…”

他甚至能想到那人将会有怎样的神情。

没等郁弥平息自己的胡思乱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来到门外,在郁弥瞪大双眼地凝视中,敲门声应声响起。

像倏地被那声音击中一般,他不住颤抖的身子反而平静了下来,魔怔地伸出手,在一声锁扣的轻响中,遥清亮的目光伴着淡淡的月晖一同投在了他身上,似一层轻纱笼罩了他的心绪。

郁弥仿佛突然被人扼住了喉咙,几次尝试,只能生涩地发出有些失真的声音:“…遥。”

相视无言,只是静默着,翻涌起压抑着的万千情愫。

——

命运似乎总是喜欢在他想要逃避之际开一个小小的玩笑,然而他却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一点碎碎念:

...先容许我大喊一声:haru不是你的错!!!

本来对日和稍稍回升的好感马上跌倒谷底。怎么能这么说我的小天使呢??哭唧唧。心疼我的haru。

以及——说了要写正剧结果最后又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还爆字数了我心力憔悴。

申明一点——我构思的剧情大致是官方剧情的延申?(不懂怎么描述)所以一周一更也是怕自己先前写的设定与官方设定冲突...以及每次文章都是断在我认为合适的地方,所以这些可能就是为什么我的剧情写的这么拖拉到现在才写到第二集的时间线...早知道等动画完结才开坑了然而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自作孽不可活,但为了对他们两个我愿意为爱付出x(揍

本来文章是先前写好的但因为看过第四集有适当修改所以看起来可能会有点怪怪的...好吧其实就是我自己没写好啦_(:з)∠)_看了tag里许多太太的神仙之作感到自愧不如...不过还是会努力写好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心

【郁遥/遥郁】As you know 02

☆注意:
-无脑产物,小学生文笔,有问题欢迎指出。
-有私设,有ooc,不喜者出门左转不送。
-不定期更,尽量周更,大致跟着官方进度,有出入。
以上。

chapter 2

墨绿色的发在室内日辉柔和的光晕下也融化了几分冰冷,脸上却仍是一副疏远的面孔,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副生人勿近的模样。郁弥倚靠着看台上的椅背,手里拿着一本名册,似是心不在焉地翻看着,将每个名字看了下来。

直至视线中出现了那个名字——

“在看什么呢——”环绕的音乐声中感到了熟悉的声音靠近,郁弥面不改色的将手中的那页翻过,摘下耳机撇开视线,道:“没,随便看看。”

偏头,正对上日和依旧和煦的笑,抬手接过他抛来的一瓶水,却没有马上打开,而是将其压在名册上放在一边。视线投向面前的泳池,此时进行的是100米蛙泳比赛。

“这组表现得不怎么样呢,”日和收回停留在郁弥身上的视线,推了推镜架,单手支着下巴,同他一起观看起面前的比赛,笑容也带上了几分不屑,“和郁弥比起来,差得多了。”

郁弥偏头瞥了他一眼,不做回答——毕竟蛙泳曾经是自己的强项。而如今,自己已经能将四种泳姿都游得很出色。

在又一组选手入场时,郁弥终于是站起身打算离开,被日和叫住了,

“你去哪儿?马上是100米自由泳了。”日和收起脸上的笑,向郁弥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目光追随他的起身抬起了头,顺手将他放在一旁的水递过,“等等还有你的个人混合呢。”

郁弥顿了顿脚步,迟疑了一下将揣在兜里的手伸出想要接过,捂热的指尖触及冰冷的瓶身稍稍畏缩,思罢还是重新将手指塞回口袋,“算了,不用了。”随后径直走下应援席,朝身后随意地摆摆手,“出去透气,等等就回来。”

来到出口处,郁弥却是沿着场地绕了半圈,约莫到了一个较隐蔽的角落,才重新进入馆内站在了呐喊的人群后,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选手通道。多年来已经带习惯的面具很好地遮掩住他的情绪,流露在外的,永远是和那人一样的无表情的面孔,而唯有自己才知道方才经历过怎样矛盾的思想斗争。

“——遥,你为什么要离开游泳队?”

他想起那一次擦肩而过时唯一一次的问话,却又不想得到回答,冷漠地背道而去。

已经无所谓了。

……是吗?

无意识地抿起唇,眼神涣散,回过神时,遥的身影逆着光进入他的视线,郁弥望着台上阔别已久的人,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孔,本以为沉寂在内心深处的那根弦被那双平静的眼轻轻撩动,却激起内心波涛汹涌,带来一阵心悸。思绪混乱中,唯有那人起跳时充满力量的身姿清晰地映在脑海中,如同一只矫健的海豚在水中自如前行,眼前流畅而富有线条的泳姿与时常在梦中出现的影子重合,一如当年初见时的惊艳。

在他远远领先于旁人取胜的那一刻,郁弥依旧是被那蕴含着强大力量的身姿吸引着移不开视线。懵懂的少年时期正是因为在心中深深烙下他此刻的身影,才有了所追求的,所景仰着的目标。

遥,遥,haru......这个名字仿佛魔咒般不断回响,郁弥揪紧胸前的衣服,躲藏在阴影中的手因用力过度而显得苍白,嘴唇微颤,只觉心脏剧烈跳动着几乎要冲出胸腔。

他想成为那样的人——

渴望着,像遥那样的人。

——

向往着那道自由无拘束的身影,拼命地想要靠近,到头来却被他所束缚,从此便踏入了无尽的深渊,万劫不复。

本以为沉寂的心,早在再次见到他的那一刻起,重新鲜活起来。

tbc.

以下是一点不正经的碎碎念:

昨晚看了第三集心情复杂,先心疼一下两位小天使…。

其实单从剧情来看郁对遥的多少还有点难以释怀吧,对遥的态度肯定不会像我文中写的那么...迷恋?(至少表面上不会)而多少会更多的冷漠,但是既然写的是同人文肯定会和官方有点出入啦,我就按着自己的想象去描绘了郁弥不想直面遥又克制不住偷偷关注他的复杂心情x感觉像在写无脑恋爱文哦??

(其实根本原因是这篇文我前一段时间差不多就写好了只是我懒得改了?(揍)

前两章大致走的就是郁弥内心苦情的情感线,下一章开始大概就正式走剧情啦,前面有点小暗示不过估计没人看得出来_(:з

觉得我写的太ooc的接受不能或者哪里有错误的请务必指出!我也希望两人能好好的在一起偶尔闹闹别扭分分合合的谈个小恋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ps:以及小透明悄悄的求各位评论x

【凛遥/遥凛】心电感应(记梗)

⭐突如其来的无脑产物,没什么逻辑,小学生文笔,私设有,ooc有,慎入。

其实大概是一篇挺欢脱的文?x

以下片段→

——

一片惊叹声中,遥保持着加速流利地转身,如同一只海豚在水中自如前行。然而他对外界的呼喊浑然不觉,在恍然间只瞥见了隔壁赛道的一条鲨鱼正紧咬着他穷追不舍。那压迫性的紧迫感扑面而来,遥的脑海中自然浮现出那一头耀眼红发下露出标志性鲨鱼牙的笑容,一双与水色相融合的蓝眸倏地明亮,那毫无波澜的脸也随之生动起来。

“啊,七濑好厉害——”

在旭羡慕的眼神中,遥一把抓下泳帽,让被紧紧束缚着的黑发甩开,随后乖巧地帖服在两鬓处。

遥习惯性地扭头寻找那道耀眼的红,然而在看到空无一人的赛道后紧抿起唇,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怅然的失落感。正想收回视线,却感觉一阵酥麻感如电流流过般自脚心传遍全身,眼前白光一闪,就看见面前那恍惚间看到的凛正张着一口鲨鱼牙正傻兮兮地望着自己。

“……凛?”

对面的凛像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先是眨巴了几下眼睛,随后凝固的表情瞬间生动了起来,

“…啊,遥。”

“……”

两人无言着默默对视着,似乎都被这大白天发生的灵异事件吓到了一般。

凛犹豫片刻,尝试性地抬起一只手伸向遥,遥立刻会意地举起相应的手,让两手慢慢靠近。

就在二手将要相触时,站在泳池边的旭正望着呆呆的冲空气伸出手的遥,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地上前一拍遥的肩膀,问:“遥?你怎么了?”

遥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被吓了一跳,手却一抖,一红一蓝的两双眼睛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径直穿过了凛的脑袋。

遥:“……”

凛:“……”

凛表情微妙地后退了一步,仿佛遥的手真的能跨过东京到悉尼的距离无情地穿透自己的脑袋。

虽然很不想拿来做比较,但这比在海里淹死还要冤的吧?

然而旭好像什么都没发现一样,继续在一边絮絮叨叨着,“……我说遥啊,你总不会是太高兴不舍得起来了吧?……”

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同一头雾水的凛,一种诡异的违和感终于后知后觉的升起。

……似乎,只有自己能看见凛?

“没什么。”遥扭过头,摆出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孔,随后借着泳池边缘一撑,便爬了上去。

身后只传来凛小声的喊话,“——那个,遥,下次见?”

遥顿了顿脚步,略略侧目,冲他轻轻点了一下头,便怀着难以言说的复杂心情与一旁莫名其妙的旭一同走进休息室。

目送着遥离开,凛回味着遥方才起身时富有力量与线条的身材,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一个有点怪异的想法——

这样,好像也不错?

tbc.

——

只是个小草稿,打算等另外一篇文章完结再开始写来着_(:з学业原因,可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吧

以及设定大致是:当两人同时不经意间想起对方时,就能暂时隔着时空看见对方,当然,是不可触碰的。

球球你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小心心!!

【郁遥/遥郁】As you know 00 01

☆注意:
-突来的无脑产物,小学生文笔,有问题欢迎指出。
-有私设,有ooc,不喜者出门左转不送。
-标题瞎取的,没啥意义x
-学业原因,不定期更,大致跟着官方剧情进度。(小小声:也有可能坑x慎入
-我爱他们!!
以上。

chapter 0

如果说他的前半生是在黑暗中懵懵懂懂地摸索前行,那一汪深不见底的湛蓝的双眼如同夜空中洒满银辉的海,在初见时便闪耀了他的世界,从此便有了不断追寻的方向。

chapter 1

当历经长时间轰鸣的飞机终于缓缓落地,重新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时,一瞬间的恍惚让郁弥不禁产生了错觉——离开日本飞往美国似乎只在昨天。郁弥摩挲着小指腹上那似有似无的触感,垂下头任凭过长的刘海遮住眼底划过的一丝落寞,终究是嗤笑自己的多愁善感,再抬起头时已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郁弥,这边——”思绪被打断,郁弥闻声回望,只见日和正朝这边挥手。对上了眼神,他推了推有些滑落的镜框,随后自然地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走近道,“想什么这么出神?过几天就是新生赛了,先找到住宿的地方,再好好休息准备吧。”

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郁弥拖起手边的行李,提了提肩上的背包便随着日和往机场外出去。

步行于东京繁华的都市中,心不在焉地听着一旁日和闲聊,时不时地附和两句,似是过于冷漠,但那人也只是微笑着见怪不怪。无意中瞥到路边橱窗玻璃里自己一闪而过的影子,与那种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匆匆对视,恍然间似穿越了时空对上了那人很少有表情的脸,唯有一双眸闪动着令人心悸的光。

“——郁弥?郁弥,你在听吗?”记忆中的光亮被晃动的黑影打碎,只见日和已停下脚步,收手环臂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怎么,想到以前的好伙伴了?”

郁弥眉头微蹙,将唇抿成细细的一缝,随后扭头不去看那人意味深长的笑,语气不由得冷了几分,“伙伴?我已经不在意了,从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日和深深望着眼前的人,眼底滑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随后又展颜一笑,抬手指向面前的建筑,“这里就是你的住宿了,上去看一看合不合适。”

郁弥抬眼往四周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座蓝色的半球形建筑吸引了他的视线,“那好像是...游泳馆?”

日和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笑道,“对,我看这里环境不错,又离游泳馆近,便帮你选了这处地方,怎么样,还不错吧?”

郁弥似是满意地点点头,嘴角微微抬起,很快又落下,道:“麻烦你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呢,”日和笑着推了推眼镜,“走,陪你上去看看,里面的设施还是挺齐全的。”

“不必,我相信你的眼光,”郁弥打断了他的话,拖起行李走到楼梯间回望他,“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日和顿了一下,也不恼,只是轻笑了一声,道:“好,有事打电话联系。”

郁弥对他点了点头,便迈开步上楼。

身后,日和略带炙热的视线一直追随着他,直至那道身影消失至视野内,才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推了推眼镜,嘴边挂上一抹琢磨不清的笑,转身离开了。

已近傍晚,夕阳斜斜地将影子拉长,投在了粉刷了白色油漆的墙上,将那道黑影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郁弥简单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住处,在掏钥匙的间隙中瞥了一眼隔壁的门牌——一片空白。

大概是刚搬走了吧。郁弥没有过多在意,低下头有些生涩地将钥匙对着钥匙孔,“喀哒”一声,便推门而入。

夜幕降临之时,郁弥才简单布置好住所。踩着拖鞋,端着一杯温茶来到阳台上,抬头便望见一片闪烁的繁星。在水汽氤氲中望向那夜空下的游泳馆,恍惚间回想起中学合宿失眠时独自一人坐在泳池边发呆。而又是那片海闯进了他的视线,激起他内心波涛汹涌,在这同样的一片星空下约定了誓言。

郁弥不由得再次摩挲着指腹,同那人拉钩时的温度似乎还残留其上,只是想想,便像要灼烧了心脏。

“haru......”无意识地呢喃着,而这微不可闻的低语随着一声叹息吹散在仲夏之夜的风中。

远方,是否有谁能听见这声呼唤?

tbc.

那个游泳馆造型我忘啦?各位凑合着看看吧_(:з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啊……他们真好

打伞天:

终于把这篇弄出来了,给自己鼓掌.JPG

整理了黄叶在原文里的互动和一些甜到齁的小细节,他俩简直可爱到我飞起来,官方才是最大手,全程感想:我靠同人都不敢这么写,我靠还要什么同人?

黄叶真的太甜了了了了,一个撩一个也配合着炸,PK刷副本绝无二话。

麻烦你们互怼时也给其他人留条活路。

PS.文档链接在文章内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