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咲

征途

【郁遥/遥郁】As you know 04

☆注意:
-无脑产物,小学生文笔,有问题欢迎指出。
-有私设,有ooc,不喜者出门左转不送。
-不定期更,尽量周更,大致跟着官方进度,有出入。
以上。


chapter 4


面前整齐并列地摆放着两杯氤氲着水汽的热茶,他正和遥相对而坐,空气中飘忽着肉眼可见的尴尬,四目相对,两口无言。

也许是恰巧,或是上天安排,仅隔着一道墙的两人竟都相互错开,以至于到今天才真正重见,导致了这样局面的发生。

看着遥欲言又止而飘忽着的眼神,周围压抑的沉重的气氛让郁弥开始后悔方才糊里糊涂的决定——让遥进门。

真是…逃也逃不掉。郁弥心情复杂,即便最开始有几分欣喜,现在留下的大概只有无奈与焦躁吧。

毕竟这里不是天桥,也不可能有日和再来拯救他与水深火热之中。

只是…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可吃。郁弥默然。

“......你这里,挺干净的。”

还是遥最先打破了这份沉重得令人窒息的沉默,大概是不指望另一个人能先开口罢。

然而此时郁弥脑内正如一团乱麻,一时间难以在繁杂的思绪中抽出一条合理的回答。何况遥的这个话题实在是不怎么样,他几次张口,终究还是为难地紧抿起唇,只吐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嗯。”

“......”

“......”

遥有些局促不安了。他略略歪头蹙眉,似乎在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开口。他牙齿轻咬唇上,搭在膝上的拳也紧握起来。他本就是很少主动寻找话题的性子,更不用说在他对面的又是和他愈发相像的郁弥,为此颇有无奈,眼神不断在郁弥身周飘忽——这些苦恼的小动作全都落在一旁同样煎熬着的郁弥眼里,却愣是让他看出了一点别样的味道。

郁弥的视线有一瞬凝在遥的唇上,心里一动,自知不妙,连忙收回视线,垂眸,正襟危坐,表情在茶水氤氲的热气中显得更为深沉,仿佛如临大敌。

在遥看来,那人更显冰冷的脸色是因为自己的犹豫显得不耐烦,顿时有些颓然,也就由着自己的感觉开了口:“嗯…你什么时候来的?”

听罢,郁弥缓了缓脸色,轻轻嗓子道:“不久,一星期前吧。”

“是吗…那怎么会在这儿?”

“日和找的,”顿了顿,随后想起了什么,“哦,就是之前那个。日和,远野日和。”

“那还挺巧的。”

“嗯。”

这样来回无意义的寒暄几句,气氛才略显回升。遥捏紧拳,沉吟半晌才试探地开了口:“失礼了…介意和我说一下你之前的事吗?”

空气瞬间凝滞了一下。郁弥抬眸,飞快地扫了他一眼,内心不住地打鼓,吐出来的字句却仍像带了刺一般,

“我的事?”他停顿了一下,哼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鼻音,“有什么可谈的。”

遥的眼神有些闪烁。他静静地看着郁弥,才低声道:“不,是我的错,才让我们的队伍解散了,只有你一个人…”

“我不是都说过无所谓了吗?”不等他说完,郁弥就忍不住了,虽然神色上并没有太多波动。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重复他“一个人”这个事实?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郁弥,别这样…”

“我想我之前把话都讲的很清楚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也不在意了,你也别一直纠着不放,我没把它放在心上,现在我只想着怎样才能游的更好。游个混只是我自己想做的,而且我对自己的能力很有把握。至于接力,那也无所谓了。”

不等遥反应,郁弥的话就似弹珠一连串蹦了出来,多年压抑在心底的委屈和忿恨一时迸发,仿佛灵魂被瞬间抽离一般。

“不…怎么能说无所谓?”闻言,遥沉默半晌却轻轻摇头,前倾身子逼近,手一把按在二人中间,膝盖为重心支起脚尖顺势半跪着,在郁弥略显僵硬的脸色中开口道,“你知道的,接力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就是一群被热血冲昏了头脑的所谓的伙伴凑在一起一股脑儿的游吗?”在遥强势的气场压迫下郁弥的语气也迫切几分,冷下脸,吐露出的话越发针锋相对,“呵,那样有意义吗?”

“不是的。”遥神色坚定,眼神中带着毫不动摇的蕴含信念的光,直直望进郁弥眼中,波光流转,直击听者的心,“伙伴…很重要,郁弥,你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

郁弥躺在床上,任凭一头略长的发散乱在被单上,眼神无焦距地涣散着。回想起方才因为遥的一句话而惊慌失措打翻了手中的茶杯,在两人手忙脚乱中自己狼狈的样子,就恨不得一头栽进水里窒息而死。

幸好后来遥也就告别了,免去他脆弱的神经再倍受折磨。郁弥叹气,一个翻身,将脸深深埋进被子里。

只是遥临走时说的话仍不断回荡在耳边——“对于当年的事我很抱歉,但你的能力远不止此。游泳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

回味起这话,其话里藏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显然遥也察觉到了一些问题。他何尝感知不到自己早就到达了一个瓶颈?——这段时间下来的多次训练中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眼前不断闪现过往的画面让窒息感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状态不稳定的他只能重复做一些简单的基础练习而无法进一步的突破。即使再怎么想忽视这个问题,恐怕日和也早就已经知道,甚至已经告诉他哥哥了。

一想到这里就不免有些烦躁。他不愿意让别人为他担心,那么就只能自己去克服这个所谓的“心魔”。

…重新,游接力吗?

一提起那个词,郁弥心中就说不清的闷堵。他仍然难以释怀,跨不过心里这道坎。

困扰了他那么多年的梦魇,时时因梦中那人冷漠地不辞而别在半夜中带着冷汗惊醒,折磨着他变成如今这样,却反而使他不断蜕变。哪能被遥的一句话轻易地一笔勾销?

万一…万一遥又…

又是一阵呼吸困难。

而自知此时遥就在身侧的这面墙后,郁弥深呼吸,平复些许杂乱的心情,阖上双眼,强迫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殊不知,那头的人也彻夜辗转难眠。
——


如楚河分离了南北,两岸的人各怀心思,都渴望跨越天堑见到对方,却不知如何开始,只能在原地兜兜转转,徘徊不前。

tbc.


一点碎碎念:
首先迟来了抱歉!因为学业原因不得不到周末才有时间orz以及官方这一集让我……emm我想以我的进度再怎么拖拉都能拖到官方让两个人见面然后说几句话,这样我才知道两人对于对方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这集haru就出来了一个镜头郁弥连影儿都见不到?我……所有只能以我自己的观点去写两人的对话互动了,如果有太ooc我只能认了(抖抖抖

感觉haru被我写的有点多愁善感?x其实我觉得郁弥在他心里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吧,毕竟他是对不起郁弥的,动画里他听到郁弥说的话后表情也是挺难过的吧?感觉haru在提到郁弥时表情会更丰富了,所以文中我就那样子瞎写啦。(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这是篇同人无脑恋爱文嘛这样才能显出遥别扭的小心思x)文中那个遥逼近郁弥的姿势是借用剧场版里遥以为凛又想放弃游泳一急之下椅咚(?)了凛的动作。还希望凛遥的小伙伴不要骂我…(虽然我初心也是凛遥的)遥对于游泳的事还是格外认真的,所以听到郁弥那样说肯定会急啦。不知道我这么说会不会合理_(:3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愿意和我讨论剧情…

动画没太多时间认真看有些不太懂时间线,所以文章中的时间就瞎掰了,希望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了_(:3

接下来可能会写遥的视角,毕竟单写郁弥的小心思弄得跟单恋似的(虽然他可能就是自己这么认为的吧x)谈恋爱嘛!肯定要从遥的角度写写x虽然我初衷是只写郁弥视角的,但感觉会漏掉很多细节和剧情,所以还是加上了遥的视角啦。不过还是主写郁弥,看看我前几章多的跟什么似的心理描写就知道了,感觉自己好啰嗦啊!写个碎碎念都能写这么长…都要比第一章长了x

小心的爱着两个人,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即使是小学生文笔我也会努力写的!

最后感谢读到这里的你(笔芯


评论(2)

热度(45)